“只需要糟糕的一天最的人也能成为”

星座频道 2020-05-22102未知admin

  托德菲利普斯执导、杰昆菲尼克斯主演的电影《》,这周六将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。

  前不久,在威尼斯电影节片单揭晓时,《》入围主竞赛单元无疑让许多人惊喜,这应该是超级英雄类漫改电影,首次闯入欧洲三大电影节的主竞赛。 豆瓣用户@伊荻就在电影的豆瓣页面里留下了一句精彩短评: “那一天DC终于想起了自己曾经因什么而牛X”。

  ——作为DC中“最伟大反派”,又纯粹,极具力,甚至可以轻易撼动原本大众对蝙蝠侠这些超级英雄所持有的。

  以近乎无懈可击的、疯狂、扭曲让我们于他所制造出的恐惧感与无序感之中,勾勒出人性恶的边缘,却又带着般的反问:与、秩序与混乱、文明与疯狂,难道不是一线之隔?

  在眼中,或许只是一个的,但就像他所说的那样,“只需要糟糕的一天,最的人也能成为”,所以,同样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面镜子。

  在这部将以为主角的电影上映之前,我们想和你重温一遍《蝙蝠侠:崛起》电影中曾经塑造的经典角色,以及“”作为一种符,背后所呈现的意义。

  就像20世纪六七十年代,电影是牛仔的马场,20世纪十年代,电影成为的一样,一百多年的电影史,不过是各色人等的聚拢与迸散。

  然后,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,走着走着,就走出茫茫人海,走到了所有同类者的最前面,以个人的名字替换了群体之名,成为一种象征,一个标注,就像《关山飞渡》里的林哥小子之于牛仔,《教父》的柯里昂家族之于。

  对于一众超级英雄而言,这个“天选之子”就是《蝙蝠侠:骑士》里的——。

  《蝙蝠侠:骑士》,扮演者 希斯莱杰。 演员休杰克曼观后曾评价:“《蝙蝠侠:骑士》里,希斯莱杰扮演。《骑士》后,所有的都将在扮演希斯莱杰。”

  《滚石》曾经评价说:“这是一个无懈可击的,个性鲜明、偏执、疯狂、、扭曲,气场强大到足以让任何一个靠近他的人都感到恐惧。”

  然而,的饰演者希斯莱杰在出演这一角色后不久,2008年1月22日,因为同时服用、镇静剂、止痛剂等6种药物,导致“急性药物中毒”,不幸辞世。

  虽然《蝙蝠侠:骑士》的结尾,已经为留下了一个式的结局,但导演诺兰不愿意重新选角,他决定“在蝙蝠侠的第三集里完全不提到”,以表达对希斯莱杰的。

  尤其重要的是,诺兰导演的《蝙蝠侠》系列具有强烈的哲学和学的思辨意味,这赋予了希斯莱杰饰演的令人的隐喻意义,同时希斯莱杰也倾尽一生才华实现了惊为天人的演绎表达,最终令超级英雄电影从好莱坞流水线作业中脱颖而出,散发出艺术的冷光。

  《蝙蝠侠:骑士》从一场银行抢劫案开始,银行抢劫案的自称为混乱的代理人,很快控制了哥谭市的犯罪集团,并 将哥谭市原本的“”蝙蝠侠、警长戈登和检察长哈维全部卷入他的善与恶实验之中。

  哥谭市的时,便提议由自己负责消灭蝙蝠侠,他要重建哥谭市的秩序。

  之后,通过电视向全哥谭市发出,蝙蝠侠一天不摘下面具自首,一天就不会停止。蝙蝠侠必须在午夜到来之前的疯狂行为。

  不过,蝙蝠侠和戈登警长其实还面临着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——原本被哥谭市视作“骑士”的哈维,曾经一心维持,秩序和法律,相信理想的存在,也代表着体制的力量,但他很快被轻易摧毁。

  因为无法接受女友的死亡和自己的伤残,哈维不再相信和秩序的力量,变身成为“双面人”,被复仇的熊熊火焰。一旦哈维黑化的被公之于众,哥谭市就会陷入沦陷的大混乱中,而这也正是的最终目的。

  戈登警长哀叹:“赢了,哈维苦心经营,让他曾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化为了乌有,无论我们怎样去修补,我们的城市都会随着哈维名誉的而一起死去。我们把一切都押在他身上了,带走了我们当中最好的一个,然后将他。”

  “没有赢,哥谭需要真正的英雄”, 蝙蝠侠最终决定一个人顶下哈维的所有。他 把哈维被大火的半边脸翻转过去,露出好的一面,让他成为哥谭市的英雄。

  蝙蝠侠说,“你们会来追捕我,你们将会审判我,放狗咬我,因为那就是你们本该做的,因为有时候还远远不够,有时候人们应该得到的更多,有时候人们的必须得到回报。”

  影片最后,警方开始追捕蝙蝠侠,面对儿子“蝙蝠侠没做什么坏事”的质疑,戈登回答道:“他是哥谭市真正应得的英雄,但现在哥谭市不需要这样的英雄,所以我们要追捕他。因为只有他能够承受这一切,因为他不是我们眼中的英雄,他是一位沉静的守护者,一位的者,一位暗夜骑士”。

  《蝙蝠侠:骑士》讲述的主题并不复杂,其实就是“到底什么是,什么是公平”。

  在现代中,法律是负责捍卫和公平的最后屏障,但蝙蝠侠在哥谭市的所做所为,虽然有着行侠仗义、惩奸除恶的美好愿望,本质却是违法的。

  蝙蝠侠只是一个法外制裁者,他的行为本质上都是。所以那些假冒的蝙蝠侠才会他:“你有什么这么做?你和我们有什么区别?”

  如果把和公平分别放置在概率和时间两个托盘里重新称重,那么我们所说的公平和,是不是就可能它截然相反的定义里;公平是针对大多数人的公平,还是只要一个人感觉到了不公平,公平就失去了公平的衡准意义?

  同时,为了长久的,而去现实中居民无害的日常生活——这种无害的日常生活本身也是的——那么还是吗?

  因此,在电影里,当蝙蝠侠的义务行为,构成一种扰民的时候,哥谭市的居民就有为了自己休息的而放狗咬他。

  在那场新闻发布会上,检察长哈维就此做出说明:“我召开此次记者会的目的有两个,第一,向哥谭市民,我们已经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,防范的。第二,蝙蝠侠已经自首。”

  虽然承认违法“不是蝙蝠侠的原因,他的自首,是因为我们的恐惧”,可作为哥谭市的法律代言人,哈维还是向哥谭市居民承诺:“黎明即将到来,终有一天,蝙蝠侠要给他所的法律一个交代,给我们一个交代,再也没有殉职。”

  导演诺兰用一种平行复刻的手法,将“人性经得住吗”这一疑问嵌套在每一个人物和情节里,使得剧情本身呈现出一种迷人的复杂性和一种的深邃感。

  事实是,任何单一的一面都不是硬币本身,这种既又、既正直又的多元性,才是人性的本质。任何试图对人性做出的行为,都将徒劳无功。

  对人性最大的,是营造出一个能让人性善的一面可以稳定发挥的。这是蝙蝠侠的理想。

  奉行的则是相反的主义,他看到的是人性的另一面:“你也看见了他们所谓的口,只不过是一些陈词滥调而已。一旦面临麻烦,他们就都会回归本性”。

  更相信:“我就是混乱的使者,你知道什么叫混乱吗?混乱才是真正的公平”。

  失败的就是那个著名的“双船实验”。将放到两艘船上,器分别交到对方的人手里。看起来符合猜测的是载有普通市民的那一艘,他们用的方式进行投票,以决定要不要率先摁下按钮,炸毁另一艘船上的人,以获得自身的安全。结果是140票反对,396票赞成,但最终竟没有一个人敢真地狠下心来摁下按钮。

  令没有料到的是,在那艘满载着罪犯的船上,一个穿着囚服的纹身大汉,接过装置,扔到船外。人性在做出决定的刹那间,闪现出的意识,有时候会超出法律裁判的阈值。

  成功的那次便是,他将哥谭市最有理想、最有行动力的检察官哈维黑化为了双面人。当哈维躺在病床上,用完好的半边脸对着镜头时,他是哥谭市的检察官,这时他想的是如何在哥谭市实现和公平。

  当哈维用烧焦的半边脸对着镜头时,他是的双面人,“为什么我好事做尽,却落得这么一个?去公平”,报复性是他重新处置公平的唯一方式。

  事实上,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并没有将这种思辨仅仅止步于此,在《蝙蝠侠:骑士》里,他做出了更为天才也更为疯狂的设定:除了质疑公平和在不同下的合外,他更是将两个对立的人物设置为同一个人——

  也就是说,在《蝙蝠侠:骑士》里,蝙蝠侠是另一个,是另一个蝙蝠侠。

  影片最后,被蝙蝠侠倒挂在楼顶,出现了一个翻转镜头,那是看到的世界。

  但在接下来的对话中,蝙蝠侠和都是正面的,没有一个人呈现出倒挂的状态,这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自己是正确的,更是因为这一段简直就是蝙蝠侠与自己第二人格的对话。

  所以才有足够的自信说:“你是不想让我死的,这就是的矛和不可撼动之盾碰撞后的结果,你永远都是代表的,对不对?出于那种错位的自以为是,你不会我。而你给我带来这么多乐子,我又怎么能你呢,我们将永远注定如此。”

  在蝙蝠侠眼里,疯狂、扭曲、、、不可理喻。在一部分哥谭市居民看来,蝙蝠侠同样疯狂、扭曲、和不可理喻。

  他们都有所,蝙蝠侠他所能理解的和公平,则:“这个城市需要由更有品味的罪犯来领导,我会帮助这个城市实现愿望的,这是我的之城。”

  他们都理所当然地陷入到被的泥沼里:蝙蝠侠被当成法律的者,而被当成简单的罪犯。

  大多数人看都如蝙蝠侠的管家阿福所言:“有些人不按逻辑行事,他们不接受,不会被,不讲道理,也无法谈判,他们只想世界。”

  在《蝙蝠侠:骑士》里,蝙蝠侠是无趣的,他最大的挣扎也不过是问管家阿福:“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,我该怎么办?”

  相反,是有趣的,他老派品味:“我喜欢的东西是、火药还有汽油。”

  除了品味独特,还有精密的理论体系,如“要想,最好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”,“这样的年代没有谁是值得信任的,你只能靠你自己”。

  他更有一丝不苟的执行力,双船实验中,押人性恶失败了,但他激发了检察长哈维的另一面。是理论与行动的践行者,他更纯粹,所以他更有力。

  导演诺兰说:“()的性格来源于悲伤的过去,诡异中带着幽默。在莱杰的诠释下,不仅仅是一个银行抢劫犯或普通的犯罪,他的主要动机其实还在于根深蒂固的无主义。”

  诺兰对这一古老形象的使用,也是这种互相又互相吸引理论的一次具体化。

  在马戏团的语境里,是快乐的,但是其妆容,特别是眼睛下面的泪痕,表明又是悲伤的。

  这个悲伤的人即便是气炸了头发,哭红了鼻子,还是不得不为他的观众表演快乐。

  这种错位感源自于生的直观,极度拟人而又的形象会给人带来巨大的不适感。

  也来源于舞台和民间传说的心理暗示:曾不贞的妻子,于是愉悦的妆容,也意味着死亡的。

  对于这个角色,希斯莱杰承认,他害怕这个角色,但还是想把他演绎得与众不同。在表演方面,希斯莱杰做的最好的就是借鉴,他说, “最后,我是在患的世界中找到我想给看的,他就是一个对自己的行为几乎没有任何可言的人”。

  导演诺兰是一个深刻的观察者,但他没有滑入到大多数观察者最容易滑落的里,他为找到了一条最有可能的康庄大道:既承认人性之恶的不可撼动,又讴了人性之善的不可挪移。

  的偏执、疯狂和扭曲,让我们直观地感受到恐惧;但难以否认,我们所有人都被他所吸引,迷恋着他身上浑然天成的和悲情。就像他在影片里所说, “疯狂就像,你需要做的只不过是轻轻推一把”,我们便坠落深渊。

  这样一个伟大的角色,通过一个伟大演员的伟大表演,提醒我们:我们一直都想做蝙蝠侠,但在大多数时候,我们难道不是一直在扮演“”?

  阿郎。人、影评人、作家,《看电影》主编。中国影协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,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,著有《并指如刀:阿郎看电影》《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》《晚安,人类:阿郎看电影私享笔记》,-6电影频道《佳片有约》《今日影评》特约嘉宾。看理想App已上线阿郎节目。

原文标题:“只需要糟糕的一天最的人也能成为” 网址:http://www.eponabooks.com/xingzuopindao/2020/0522/26936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鹅毛大雪新闻网 www.www.eponabooks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